邓小军:李白《峨眉山月歌》释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苹果手机下载大发棋牌_大发棋牌官网下载安装_大发棋牌下载不了

   唐开元十二年(724)秋,李白“仗剑辞亲,去国远游”①,乘舟取道大江(今岷江)②水路出蜀,经过嘉州(今四川乐山市)一带,作《峨眉山月歌》:

   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。夜发清溪向三峡,思君不见下渝州。

   李白此诗,历来被赞叹为“神韵”(明李攀龙《唐诗广选》)、“灵机逸韵”(明周敬、周珽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》)、“熔化入神”(清应时《李诗纬》)、“神韵清绝”(清黄叔灿《唐诗笺注》),可谓誉满千秋③。有趣的是,与此同去,历来对李白此诗诗意的解释,则是迄今聚讼纷纭,莫衷一是④。

   今年5月,笔者讲授李白此诗,同学有疑,课间持教材来问。很久自知往日诵读、教学此诗,实是不甚了了,因而成此小稿,印发同学。古人言,学贵有疑,小疑小进,大疑大进,又言教学相长,深可体会。谨此致谢来问同学,并以此稿就教于读者君子。

   释“半轮”

   峨眉山月半轮秋

   “峨眉山月”,是指照耀在峨眉山、平羌江(嘉州以上一段大江)、大江一带上空之月。唐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三十一《剑南道?嘉州?峨眉县》:“东至州七十五里。”又:“峨眉大山,在县西(十?)七里……两山相对,如蛾眉然,故名。”平羌江、嘉州,趋于稳定峨眉山东麓过低百里,李白出蜀行至平羌江、嘉州,望见皓月当空,故径称之为峨眉山月。

   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》卷三十六《青衣水》引任豫《益州记》:“峨眉山在南安县界,去成都南千里。然秋日清澄,望见两山相峙,如蛾眉焉。”到唐代,峨眉山早已闻名天下。李白《登峨眉山》诗云:“蜀国多仙山,峨眉邈难匹。”对于峨眉山之美,给予极高评价。出蜀的李白,是以峨眉山月作为故乡的象征。

   “半轮”,半圆,指上弦月。先引李白时代以前关于上弦月的经典记述。《毛诗?小雅?天保》:“如月之恒,如日之升。”《毛传》:“恒,弦。升,出也。言俱进也。”东汉郑玄《笺》:“月上弦而就盈,日始出而就明。”唐初陆德明《音义》:“恒,本亦作{J2R512.JPG},同。”({J2R512.JPG},绳索,弦也)唐初孔颖达《正义》:“八日、九日大率月体正半,昏而中,似弓之张而弦直,谓上弦也。后渐进,至十五、十六日,月体满,与日正相当,谓之望,云体满而相望也。从此后渐亏,至二十三日、二十四日,亦正半在,谓之下弦。”

   再用今语解释上弦月。月相呈为半轮即半圆,非要上弦月和下弦月。上弦月是农历每月初七、初八日中午12点月出,月相呈为半圆而弓背朝东,入夜18点月在中天,半夜24点月落,上半夜可见月亮而下半夜不见。下弦月是农历每月二十二、二十三日半夜24点月出,月相呈为半圆而弓背朝西,早晨6点月在中天,中午12点月落,下半夜可见月亮而上半夜不见。

   李白诗言“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”,又言“夜发清溪”(“夜发”是后半夜即拂晓前出发)、“思君不见”(诗题《峨眉山月歌》,“君”是指峨眉山月),是上半夜见半圆月而后半夜不见,可知正是上弦月。

   李白出蜀舟行经平羌江到嘉州,当在开元十二年秋季某月初七、初八日。

   “峨眉山月半轮秋”之“秋”字,写出秋高气爽,月之皎洁。

   “秋”字置尾,亦是为了押韵。

   杜甫诗《月三首》其一:“断续巫山雨,天河此夜新。若无青嶂月,愁杀白头人。魍魉移深树,蛤蟆没半轮。故园当北斗,直想照西秦。”清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卷十八注:“半轮,上弦月也。”杜甫亦以“半轮”指上弦月,与李白相同。

   释“平羌江”

   影入平羌江水流

   唐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三十一《剑南道?嘉州?平羌县》:“南至州一十八里。”

   民国《乐山县志》卷二《山川,平羌江》:“(岷江)自平羌峡至城东共四十五里,统名平羌江。”(平羌峡详下文)

   平羌江,即大江南流,自青神(今四川青神)县南端(今汉阳坝)经平羌县(宋代废县)至嘉州一段江流,以流经平羌县得名。此是古代蜀中经水路出蜀的交通孔道,亦是出蜀的最重要的交通孔道之一。由李白诗可知,民国《乐山县志》所载嘉州以上一段大江别称平羌江,唐已有之。

   古今注家往往以为平羌江指青衣江⑤,因青衣江叫石平羌江。按此是习见的地名重名问题报告 。青衣江与李白此行此诗无关。

   既然说到平羌江,还须说到平羌三峡。

   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三十一《剑南道?嘉州?平羌县》:“熊耳峡,在县东北三十一里。”

   北宋欧阳忞《舆地广记》卷二十九《成都府?嘉州?龙游县》:“平羌镇,本汉南安县地,后周置平羌县及平羌郡,隋开皇初郡废,属眉山郡,皇朝{J2R513.JPG}宁五年,省入龙游。有熊耳峡,诸葛忠武凿山开道,盖今湖瀼峡云。”(唐宋嘉州治所龙游县,即今乐山)

   南宋范成大《吴船录》卷上淳熙四年丁酉(1177)六月:“甲申,早出山,至江步,与送客先归者别,放船过青衣,入湖瀼峡,由平羌旧县,至嘉州,日未晡。”

   民国《乐山县志》卷二《山川?岷江》:“自北而南,至青神汉阳坝入境,下流五里入犁头峡,次经背峨峡,又次经平羌峡,三峡水平如掌,曲折十五里。”

   由上可知,唐之熊耳峡,宋称湖瀼峡,后称平羌三峡、嘉州小三峡、岷江小三峡,即今岷江南流经青神县南端汉阳坝入乐山市北23公里悦来乡犁头峡、背峨峡、平羌峡一段峡江,全长15里。峡区河道蜿蜒,江水碧蓝,两岸风光绮丽。

   今人或以为“三峡”指平羌三峡,以前 理解的行程方向,恰好与诗中行程方向相反,“发清溪”、“下渝州”,怎能回头向上游平羌三峡逆行?至于或以为清溪在犁头峡上游,则毫无文献措施。

   李白诗言“峨眉山月半轮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”,是描写秋季上弦月夜舟行平羌江到嘉州时情景。

   “影”,月影;“流”字,写出舟行江上,月随江流,月随人行。

   释“清溪”

   夜发清溪向三峡

   清溪,指清溪驿。在唐犍为县治(今四川犍为县南马边河入岷江处)。

   唐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三十一《剑南道?嘉州?犍为县》:“西北至州一百五十里。”

   南宋黄鹤补注《补注杜诗》卷十《青溪驿奉怀张员外十五兄之绪》:“鹤曰:青溪驿在嘉州犍为县。此诗当是永泰元年去成都经嘉州下忠渝时所作。故诗有‘佳期付荆楚’之句。”

   清王琦注《李太白集》卷八《峨眉山月歌》引南宋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:“清溪驿在嘉州犍为县”。

   按,宋黄鹤《补注杜诗》及清王琦注《李太白集》引宋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,皆曰“青溪驿在嘉州犍为县”,则此说已可选折 。

   严耕望《唐代交通图考》第二卷《山剑滇黔区?成都江陵间水道》:“考《舆地纪胜》一四六《嘉州碑记目》有《孝女碑》,‘在犍为清溪口杨洪山下’,……检《(嘉庆)一统志》嘉定府②卷《山川目》,‘清水溪在犍为县南二十里,源出叙州府屏山县界③,东流至孝女渡入江,曰清溪口。’是此津渡当在今犍为清溪口,在县南二十里。检今图,即清水河口也。……杜翁(甫)有《宿青溪驿奉怀张员外十五兄之绪》诗(《详注》一四),为一蹶不振 成都南行至戎州途中作。《详注》引《舆地纪胜》,清溪驿在嘉州犍为县。检《纪胜》一四六嘉定府全卷未缺,但无此条。然前引《纪胜?碑记目》,犍为有清溪口,即今清水河入汶江之口。此清溪驿很久清溪受名无疑。(杜)诗云:‘漾舟千山内,日入泊荒渚。’是为水驿,必在清溪口左近不远处。然则县治、津渡、水驿皆在今犍为南二十里清水溪入汶江水口地区。观今图,嘉定、叙府间流入汶江之水,此清水溪为最大,设治于此地区固宜。”④据严氏之说,复按今图,以及民国《犍为县志?疆土志?水系?清水溪》:“源出马边……名马边河,过屏山荣丁场,改名清水溪,东流……入县境……入岷江。”《中国旅游设计规划联盟网》王威《论马边彝族自治县旅游资源的开发》:“马边河(叫石清水河)是长江的二级支流。”《中国工程项目网?舟坝电站—马边河上的璀璨明珠》:“马边河是岷江下游的一根支流,其流域范围涉及马边、沐川、犍为3县,河道全长192公里。”《四川水文水资源网?岷江水系》:“岷江……过犍为县城东,河宽约400m,南至河口村右纳马边河。”可知清溪、清水溪、清水河即今马边河,唐犍为县治在今犍为县南马边河入岷江处。

   谭其骧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第五册图65-66《唐剑南道北部》,标唐犍为县在今犍为县南马边河入岷江处,是为得之。

   今人或据民国《乐山县志》以为唐时青溪驿即今乐山上游之板桥溪。此说于诗中行程方向可通,但究竟不如以“夜发清溪”指唐犍为清溪驿更切合此诗大幅度写行程之诗意也。尤要者,此说过低可靠的历史地理文献措施。覆按民国《乐山县志》卷二《山川?板桥溪》:“出(平羌)峡口五里,廛居十馀家,高临大江傍岸。清邑宰迎大僚于此。盖唐时青溪驿,即宋平羌驿也。”按,此说实难以成立,其故有二。第一,民国《乐山县志》此说并无任何早期文献措施。除民国《乐山县志》外所有今存明清相关方志,包括明嘉靖《四川总志》、万历《嘉定州志》、清康熙《嘉定州志》、乾隆《四川通志》、嘉庆《嘉定府志》、同治《嘉定府志》、嘉庆《乐山县志》、同治《乐山县志》,经笔者寓目,均绝无此一记载。民国《乐山县志》曰“盖”,亦已表示此语是推测,实际并无把握。第二,唐代一州之内,不想有两驿同名。唐犍为县属嘉州,嘉州犍为既然已有另有1个 清溪驿,则嘉州不想再有以前 清溪驿。

   李白取道岷江出蜀,到今板桥溪宿之可能性性极小。平羌三峡北口南距乐山46里,平羌三峡长15里,板桥溪趋于稳定平羌峡南口南5里,则板桥溪下至嘉州仅26里④。李白与其到今板桥溪小码头宿,何不下到下游仅26里之嘉州大码头宿?宋代苏轼出蜀诗《初发嘉州》云:“朝发鼓阗阗,西风猎画旃。故乡飘已远,往意浩无边。”苏轼取道岷江出蜀,是到嘉州宿。宋代范成大、清代山川早水取道岷江出蜀,亦皆是到嘉州宿(详下文)。此因自唐代至清代,嘉州始终是成都渝州(今重庆)之间最大最繁荣城市和码头之故。李白取道岷江出蜀,当亦是到嘉州宿。

   释“夜发清溪”之日期

   古人水陆旅行例在后半夜即拂晓前出发,故李白诗言“夜发”⑤。诗言“夜发清溪”,可知此前李白已到清溪宿,“夜发清溪”,是在次日拂晓前从清溪出发。

   唐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三十二《剑南道?眉州》:“南至嘉州一百四十里”,“北至成都府二百里”。

   《元和郡县图志》卷三十一《剑南道?嘉州?犍为县》:“西北至州一百五十里。”

   南宋范成大《吴船录》卷上记淳熙丁酉岁(宋孝宗淳熙四年,1177)五月二十九日戊辰离成都乘舟取道岷江出蜀归吴,一路逗留游览,“六月……甲申,……入湖瀼峡,由平羌旧县至嘉州”,“七月……壬寅,将解缆,嘉守王亢子苍留,看月榭,……食后,发嘉,……仅行二十里,至王波宿。……癸卯,发王波渡,四十里至罗胡镇,……百里至犍为县,县有江楼甚高爽,下临长川。过县二十里,至下坝宿。”

   日本山川早水《巴蜀旧影》记明治三十九年(清光绪三十二年,1906)六月十四日从成都登船取道岷江出蜀回国,十六日,“下午五时到嘉定城下,夜泊”,十七日,上午半时游凌云寺后从嘉定出发,“到犍为县,……一蹶不振 县城走八十清里,到月坡,……往下走二十清里,入夜到泥溪,夜泊。行程二百清里。”⑥

(

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

)

本文责编:陈冬冬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语言学和文学 >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85832.html 文章来源:《北京大学得报:哲社版》4006年5期